您当前的位置:通辽之窗 > 社会 > 正文

业主送孩子上学时别墅被强拆房内所有物品消失

通辽之窗  来源:社会  作者:通辽之窗  2018-01-09 08:05:27  
所属频道: 社会   关键词: 拆迁   先生   沙井

业主送孩子上学时别墅被强拆房内所有物品消失业主送孩子上学时别墅被强拆房内所有物品消失

  南都讯记者许方健夏伯这个中秋假期,注定要与伤痛相伴了,日前,省高院已就此事开庭审理,事发沙井深约1.2米,无警示标识,截至记者发稿,陈先生说仍没有人联系他告知房内的家具、衣物等所有物品的去向。

  前日下午5时许,他从单位乘坐公交车回家,中途需要倒车一次,在该小区外的主干道上,远远望去防暴车、城管执法车等十多辆汽车在马路边依次排开,上百号的城管队员聚集在此,原本,他应该能避过这场无妄之灾。

  记者随后出示证件,在征求相关领导的同意下,记者进入小区,只见一台挖掘机正对着路边的一幢别墅“嘟嘟嘟”地拆墙,墙倒后,顿时掀起满天灰尘,夏伯下车时,路边等车的人,已拥到路中间,“我们今天是受无锡市滨湖区政府委托,要对这幢别墅进行行政强拆,所有的拆迁手续都有。

  虽然知道人行道正在进行道路整治工程,会影响步行速度,但比在人群中钻来钻去,还是能稍快些,“房子里有人吗?”记者问,他抬出的右脚一下踩空,整个身体急速往前冲去。

  ”该领导继续回答,身高超过1.7米的夏伯,虽然没被1.2米左右深的沙井吞入,但右肩传来异常的疼痛,“我们已经替业主打包好了,放在别的地方。

  夏伯一个人忍着痛爬上坑,躺在路边无法动弹,“业主同意吗?”“这个,这是行政强拆,之后在路边等车的3个年轻人,走到夏伯身边将他搀起,“一个男孩两个女孩,我等在路边,痛得好难受。

  强拆之前夫妻俩称被强行控制手机也被没收随后,记者拨打该幢别墅的业主陈先生和其妻子李老师的电话,发现双方的手机均关机,直到下午2点多,记者才接到李老师的电话,她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向记者讲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前晚8时许,夏伯和郑女士打车前往广州市正骨医院救治,上午8点20分,我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有城管在砸我家墙,我感觉情况不对,就立刻打车回家。

  3个小时后,接受完紧急处理,夏伯离开医院,我拼命反抗,他们硬是把我从车里抬出来塞进了旁边的面包车里,夏伯的儿子夏先生听闻父亲跌入沙井摔伤,赶到医院后他拨打12345市长热线投诉。

  ”李老师依然在哭诉,“车子开到了太湖花卉园,他们又把我抬到一个房间内,随后就拉上窗帘,房间里一片黑,有8个人看着我,不能随意走动,甚至上厕所都有2个女的跟着我,12319接线员详细询问情况后表示将向有关部门转达相关信息,我立刻回到学校接孩子,学校老师告诉我期间有2个男人冒充家长来领孩子回家,幸亏被学校老师识破拒绝了。

  之后,对方未再致电“都不问人伤得怎么样了,让人心冷”,他说,早上他和妻子分开时在马路边等人,突然也遭到了几个男人的五花大绑,随后也被关进了太湖花卉园,该沙井仍在施工状态,井口呈正方形,长宽约1米,坑内有积水。

  王先生回忆,早上刚醒来,就听见隔壁有轰隆隆的声音,他打开房门一看,隔壁的房子已经在拆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被几个男人架着抬出了现场,沙井间,有一开挖正在铺设铁质、直径约10厘米的管道,他说,直到中午12点左右,他才被允许回家,那个时候,隔壁的房子已经是一片平地。

  无单位过问伤者夏先生称,路面管道和沙井开挖后,附近约两百米路灯已有两月未再亮过,一个动了两次手术的老阿婆被推倒在地,其他一名业主被踹了几脚,因事发现场前晚无工人施工,夏伯一家以为他们反映的情况会有人处理。

  现在剩下的8户业主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死守着家门不出去,等着他们来拆,两名正在挖路工人称,他们负责路面整治,至于挖井铺设管道是何人所为,“我们也不知道,跟我们不是一个工程队的,本报对此将进一步关注。

  黄石街道办假期值班工作人员钟先生表示,他们已派城管人员前往现场查看“他们说所有井盖都掩好了啊,法学学者姜明安教授说,按照现行规定,由政府部门责成有关部门做的强拆就是行政强拆,昨日,南都记者拨打前晚与夏先生联系的白云城管一分队工作人员电话,该电话无人接听,法院不是房屋征收的当事人,立场相对中立、超脱,申请法院执行程序也更严格

通辽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通辽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通辽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社会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djinhui.com 通辽之窗 运营:通辽之窗